为什么最优秀的球场管理员都来自英国?

自从2011年被卡塔尔体育投资公司收购以来,巴黎圣日耳曼豪掷重金购买了许多大牌球星。如是背景下,一名35岁北爱尔兰人的加入也许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但这家俱乐部的老板们却对他相当器重。

2013年6月份,乔纳森-考尔德伍德(Jonathan Calderwood)加入巴黎圣日耳曼,他的推荐人是前利物浦主帅杰拉德-霍利尔。考尔德伍德在抵达巴黎后不久被告知,新老板的愿景是将巴黎圣日耳曼打造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俱乐部之一,他将发挥关键作用。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重大决定。这为我带来了巨大挑战,但也是一次独特机会。”考尔德伍德说。

考尔德伍德生于北爱尔兰城市巴利米纳,作为巴黎圣日耳曼首席球场经理,他的职责是确保巴黎圣日耳曼拥有全世界最好的球场。当俱乐部的新训练基地竣工后,考尔德伍德将带领一支由55名球场管理员组成的团队,维护包括王子公园体育场在内的32座球场。

考尔德伍德之所以被巴黎圣日耳曼相中,是因为在他曾经在阿斯顿维拉担任12年球场管理员,帮助阿斯顿维拉获得了许多奖项。自从考尔德伍德加盟至今,巴黎圣日耳曼的主场已经连续4个赛季被评选为法甲联赛最佳球场。

从历史角度来看,来自不列颠群岛的球员在海外往往表现不佳,但有趣的是在海外俱乐部,许多英国球场管理员都收获了成功。

在巴黎另一端,约克郡人托尼-斯通斯(Tony Stones)负责管理法兰西大球场的草坪,确保该球场能够承办法国男足国家队和橄榄球队的比赛。作为一名球场管理员,斯通斯在职业生涯初期曾在巴恩斯利(注:南约克郡首府)看管保龄球、高尔夫和板球场,后来还曾担任温布利首席球场管理员。

在皇家马德里,英国人保罗-布吉斯(Paul Burgess)也被人们认为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球场管理员之一。布吉斯曾参与北伦敦酋长球场的设计,以确保该球场适合草皮生长,而在离开阿森纳后的近9年时间里,他一直负责管理包括伯纳乌在内的皇马俱乐部球场。去年10月份,此前为伯恩茅斯工作的丹-冈萨雷斯(Dan Gonzalez)与马德里竞技签约,成为马竞新主场万达大都会球场的首席球场管理员。

从为C罗、内马尔等球星准备罚球点,到为了适应教练的寻求而培育球场,球场管理员的工作往往不为人知。与裁判相仿,只有当人们发现问题时,才会注意到他们。

“如果球场是完美的,谁都不希望看到一名顾问,那就像看牙医一样。”爱尔兰草坪顾问理查德-海登(Richard Hayden)说。英国球场排名海登曾驾驶一辆拖拉机在一座高尔夫球场上驶过,目前为世界杯决赛比赛场地提供建议。

海登很清楚球场管理员所面临的压力——有时教练会对球场管理员的工作成果提出质疑,而若球员错失保姆球,也有可能指责他们。

“这是一份相当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如果球场够好,谁都没兴趣谈论它。”海登说道,“我没办法看比赛。在2010年世界杯决赛和其他决赛中,我坐在现场,但我甚至连比分都不会看。我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草坪上。”

考尔德伍德称球场管理员肩负着双重责任:确保球员受伤的风险,以及因球场糟糕而引发的失误率降到最低。

“我们的工作早就不再只是修建草坪了。我们还需要保护俱乐部的投资,几乎就像保险人的角色。”考尔德伍德解释说,“人们说英冠升级附加赛决赛事关1亿英镑,如果皮球在6码区内突然反弹导致前锋错失一粒进球,那么俱乐部就损失了1亿英镑。”

球场管理员协会的吉瑟夫-韦伯(Geoff Webb)认为,英国和爱尔兰球场管理员乐意接受并使用新科技,是他们领先于世界其他地区同行的原因之一。在现代足坛,球场管理员早已不像随意推动割草机的业余园丁,他们需要考虑在杀虫剂、肥料立法到通常难以预测的球场内微气候等诸多方面的事宜。

与此同时,英超联赛在世界范围内备受欢迎,且各俱乐部球场条件极好,也让英国球场管理员吸引了更多海外俱乐部的关注。“我毫不怀疑天空电视台等电视比赛转播的影响力,它们让英国球场管理员变得更有吸引力。”

在阿塞拜疆,菲尔-夏普斯(Phil Sharples)肩负着打造英超水准球场的责任。夏普斯于2010年抵达阿塞拜疆,当时阿塞拜疆全国只有一座符合职业标准的足球场(人造球场),然而到了今天,夏普斯已经开始为阿塞拜疆培养第一批当地球场管理员。

“体育运动在发展,人们对于高水准、适应力强、适合高水平比赛的球场的要求也水涨船高。”职业生涯第一份工作是在家乡沃特福德管理一座高尔夫球场的草坪的夏普斯说。

威尔士人迪恩-吉拉斯比(Dean Gilasbey)管理了过去两届欧冠和欧联杯决赛的球场,他还与国际足联合作,为伊朗、马其顿和加纳等国家培训新一代球场管理员。在去年,吉拉斯比负责管理在印度举行的U17世界杯球场。

“世界各地的电视台总是在转播英超比赛,印度人也看了那些比赛,所以他们希望拥有同样出色的球场。”吉拉斯比说,“据我观察在印度10座球场中,有6座能够与英超俱乐部标准的球场媲美,全世界范围内就更多了。”

不列颠群岛的气候难以预测但相对温和,不过在其他国家,极端气候有可能对球场管理员带来巨大挑战。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为了应对圣保罗雨季高达40度的天气,理查德-海登在科林蒂安竞技场采用了一套世界一流的球场冷却系统。在乌克兰哈尔科夫,海登还曾负责为金工球场(Metalist Stadium)重塑阿森纳酋长球场的表面,同时又确保草皮足够坚硬,能够承受零下30度的气温。

在球场管理员的圈子里,考尔德伍德自从加入巴黎圣日耳曼后,变得就像一个名人;当地媒体在报道考尔德伍德与俱乐部签约的消息时,给了他球星般的待遇。前巴黎圣日耳曼主帅布兰科曾经在率队夺得联赛冠军后,公开向考尔德伍德表示感谢;曾效力巴黎圣日耳曼的瑞典前锋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也曾开玩笑说,他有点嫉妒媒体对这个北爱尔兰人的关注——法国媒体将考尔德伍德称为“英国园丁”。

“这些家伙都是世界级球员,球场成了他们的一种武器。”考尔德伍德说,“它就像一名斯诺克选手的球杆,或者一名网球选手的球拍。他们知道要想发挥最高水平,球场十分重要。”

尽管考尔德伍德欣赏人们对他的关注,但他知道,球场水平才是评判球场管理员工作成果的唯一标准。

“在足球领域,人们会对一名球员说,‘你只不过和上场比赛一样好。’”考尔德伍德说道,“我总是告诉自己,‘这座球场得与上一座球场一样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animal-wellness.com/,伊蒂哈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